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 > 新葡萄京风俗习惯 >
含山民间说唱艺术

合肥老人为古老艺术坚守45年,他说“能拿鼓条子”的人已没剩下几个。

门歌

图片 1

含山门歌,也叫“锣鼓书”。其唱腔基本与庐剧相似但早于庐剧,相传在明末便有清唱。解放前,穷人生活无着,沿街挨门乞讨,用一只鼓挂在胸前腹下,一只锣用手扣着竖立在鼓的上面,再用另一只手持小槌,打鼓,击锣,发出“咚咚呛”的节奏声。边打边用七字句、五字句呼喊哀叹地唱着。分歌头、歌尾,中间还可反复连同加唱,挨段唱完。

自20岁第一次登台唱安徽大鼓,45年来,家住合肥市蜀山区蜀新苑的说书老艺人马云成的人生与这种本地民间艺术紧紧联系在一起。从合肥周边一直唱到安徽各地,从《杨家将》到《敌后武工队》,时间和处境不停的在变,但是鼓条子敲出的韵律和充满乡土味的唱腔一直荡漾。这优美的唱腔感染着无数的听众,用马云成的话说:“我说书的时候,观众连上厕所的都没有。”然而,和许多传统曲艺一样,这门我省土生土长的民间艺术,如今正无奈地走向式微。

解放后,乞讨者渐少,但会唱门歌的人依然不少,门歌这一娱乐形式便成了五十年代农村俱乐部晚会活动中常见节目。其唱词大多为即兴创作,触景生情,能够及时反映农村中出现的新生事物和现场乐趣。运漕镇黄墩行政村有位善编会唱的门歌手叫陈仁炎,在五十年代他常被县里请来为各种大会编词演唱助兴,并深入水利兴修工地用好人好事就地编唱,很受欢迎。

过去——

随着社会的变迁,门歌的演唱形式也在变化,原挂在胸前腹下的扁鼓,改用鼓架支撑着放在演员的正前方,大锣挂在鼓架左右,演唱者左手拿锣锤,右手执鼓条,按演唱的情节和节奏边唱边敲打。门歌的说唱内容越来越丰富多彩,门歌本身形式方便快捷,不受场地的限制,街头、巷尾、田间、地头都能一展风采。因此,时至今日,门歌依然活跃在含山县民间。

台下听众忘了上厕所

大鼓书

马云成1942年出生在合肥,是地地道道的合肥人。父亲、叔叔都是庐剧艺人,他从小就耳濡目染,喜欢具有安徽特色的曲艺。“上学的时候,学校旁边有说大鼓书的,我每天上晚自习时都偷偷跑出来听,越听越喜欢。”那时,他不但喜欢听,还喜欢自己说,经常听别人说过后,回到家自己就来上一段。

大鼓书在含山县流行非常久远,仅从说书艺人师承关系推断,上溯到二三百年前。运漕、仙踪、环峰、林头、陶厂等农村集镇乃至各大村庄,均有说大鼓书的艺人敲鼓说书,鼓书艺人有的常年在一地设场说书。运漕的张支发,曾在河沿埂上设场连说了五六年大鼓书。含城的李仕如在环峰镇遇仙桥老菜市口说大鼓书10多年。鼓书艺人还应邀到乡村,利用祠堂或空宅设场,一地一次能说10多天才走。说唱内容主要有《七侠五义》、《火烧红莲寺》、《杨家将》、《呼家兵》、《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

1962年,马云成高中毕业后,来到肥西县曲艺团拜师学艺,他对鼓书的爱好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由于他本身就有些基础,再加上天资聪颖,一年以后,就已经出师开始独立表演。“第一次登台还真是害怕,既怕说不好,拢不住人,又害怕被师父批评,那可是第一次啊,所以很紧张。”说到第一次登台的经历,老人似乎还有些羞涩,“当时台下有100多名听众,不过还好,第一次表演反响就不错,没给师父丢人!”

含山大鼓书是以竹根做的条子敲鼓,木制板子拍节,用沙哑的嗓子有说有唱地表现书上描写的人物和故事。简略处,几句话带过;精细处,则绘声绘色唱得脸红脖子粗。鼓书艺人语言通俗,细腻感人,使人听之易懂、易记,犹如身临其境,流连忘返,头天听了第二天还想再听。

从1962年至今,马云成与大鼓书相依相伴走过了45年。当问起说大鼓书难不难时,他向我们说起了大鼓书的“道道”来:“我们说大鼓书是挺难的,除了讲究唱腔,还讲究八个字:高低平仄,喜怒哀乐。要做到这八个字,就不容易了。讲故事要用情节套住人,这叫‘小绳子’,书末还要抖包袱,我们叫‘帽头’。”说到这些,马老很精神。“我们老话讲得好,叫先下通天柱,后定八根桩。还要摆起八卦龙门阵,绕上九连环,把观众都拢住,这就是功夫。”

就这样,马云成一路走一路说,把大鼓书说到安徽的每个角落。他平均一场都要唱上三四个小时,最多一次唱到12个小时不间断。“不是吹牛,我说书的时候,要是我不卖个关子,休息休息喝口水,听的人连上厕所的都没有。我师父是第一把鼓条子,我师爷是第二,我就是肥西第三把鼓条子。”

现在——

仍有好多年轻人来听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马老因为家里责任田无人管理离开了曲艺团,回家后,他做起了炮竹生意。但是对大鼓书的热爱,让老人还是舍不得放下“鼓条子”,只要有闲暇时间,老人就摆上大鼓,给附近的居民唱上一段。“我说书的时候有好多年轻人来听,有个开出租的司机师傅跟我说,一到我说书的时间,他就把车开过来听,听得都忘了要去做生意。虽然我们讲的都是老调调,可这毕竟还是跟老百姓离得最近,还是有人喜欢的。”

现在,马老还把鼓书进行了“改良”,他还为自己生活的园区、社区编写了门歌《歌唱蜀山产业园》和唱词《蜀新苑小区新面貌》,为群众说说生活的变化。他说的书,群众都爱听,前段时间,他在山湖新村就连说了18场,而且每场的开场词都不一样。

在采访中,马老向我们透露了他的计划:“等到天气凉快些,我就背着大鼓到广场上为我们附近的居民说书,丰富一下社区的文化生活。同时也许还能选到好苗子。”